• 十年

    2010-12-30

          在2010快要結束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我的外婆.她是在07年去世的,而那一年我也離開了上海.

          外婆出生在南方小鎮的大戶人家.聽姐姐說因為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所以她是那個年代的女人中少數沒裹過腳的.也正是因為沒裹過腳,外婆這一生走了很多的路.并不像平常的富家小姐那樣呆在家裡.

          外婆的婚姻在當時并不是門道戶對的.因為外公當時只是個會做點小生意的郎中.我並不明白那個年代的愛情是怎樣,總之外婆執意嫁給了外公,從此和娘家不相往來.外公以前所生活的那個小村并不富裕,據說因為土質的原因種什麽死什麽.後來外公決定搬遷,從那個靠近湖北的大山里遷至洞庭湖邊的一個小島上.

          聽母親說,外公是個很聰明的人.當時選擇那個島一是因為靠近縣城能做些小生意,二是因為靠近有水源的地方必有良田,只要勤勞踏實生活就不會太過艱苦.事實證明了外婆這一生并沒有太過清苦,直到外公的去世.

          97年外公的離開對我來說并沒有太深刻的記憶.母親的入獄,父親的再婚,我高中之前所有的記憶都是模糊的.而外婆卻在之後的十年時間里給了我很大的影響.

          從那一年開始,外婆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因為五個都是女兒,外婆開始了居無定所的生活.今年在這個女兒家住,明年輪到另一個女兒家.外婆的衣物并不特別多,而她也並不想給任何一個女兒添麻煩.打掃,做飯,補衣服樣樣親力親為.每年積攢些零錢下來過年的時候再發散給年紀小的子子孫孫們.

          外婆沒讀過書,也不認識字.但卻在我年少迷茫的時間里教會了我很多東西.她一直跟我說,人要為善,要剛正.要對人好而不要欠別人的.要對得起自己.因為欠了的終究要還,不管是財,物或是情.背著債過日子不會踏實.而她念的最多的則是,要為我母親爭氣,不要讓親戚看笑話.

          外公離去的十年里,五個女兒中的兩個也相繼離開.很多時候我都無法得知這十年的光陰她是如何過下去的.究竟是怎樣的信念支撐著她過完那孤獨的十年.

          後來,我離開小城去上海讀書.開始了我真正意義上的個人生活.從上海,到澳門,再到深圳.恍然間從2000年到了2010年.整整十年,我開始記事并親身經歷人生的十年.

          07年過年的時候,我回到故鄉,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她.她躺在床上,看著我說你又瘦了,在外面肯定受了不少苦.我只是握著她瘦弱的手傻笑著不知道該說什麽.她平靜的說,我都知道.

          我本以為,十年會是一個很漫長的時間.卻不想,十年就這麼過去了.我換了很多工作,去了很多地方,經歷了很多感情,現在依然是孑然一身.

          我想,外婆所度過的那最後十年也許是把每天都當最後一天活著的吧.堅強,而又了無牽掛的活著.如果過去的結束是另一個現在的開始.那麼就忘掉過去從新開始吧.

          爲了下一個十年,努力,精彩的活著.

     

  • 时光机

    2010-09-18

          好友常说,快把你的博客写起来,博客也是需要好好经营的.

          嗯,我也常常对自己说,似乎更新的频率太慢了.

          每次坐飞机,去店铺的路上或者深夜回酒店的路上.我都想记录自己的想法,只是坐到电脑前,那些想说的话又突然会不见了.

          就像好友写书,因为有很多城市的记忆,所以他需要沉在那些过往的回忆里,去发掘当时在路上的那些感觉.

          因为在路上的一首歌,因为在路上的一个行人,因为在路上和好友的一些交谈.那些阳光,那些下午,那些微热微凉的咖啡,那些抽了一半的烟,那些你的我的他的故事.

          回忆是多么好的一种方式.快乐也好,悲伤也好,都如胶片一样记录在我们的脑海.颜色绚丽也好,晦涩暗淡也好,我们知道那是一起我们走过的路.

          每个人都有一部自己的时光机,当夜深人静,或者被某样事物触动的时候,它会让我们看到那些存留在记忆里的片段.

         

          PS:感谢好友在旅途中拍下的这张照片.

  • 城南往事

    2010-07-27

          二十多年前, 我诞生在湖南的一个小城. 父亲是一名美工,母亲是一名教师.

          八岁那年,父母离婚,母亲孤身一人南下打工,我跟着翌年再婚的父亲度过了少年的时光.

          十六岁那年,政府拆迁,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移为平地,盖起了市中心唯一的商业中心.

          我记得那一年的一天, 我和父亲站在街边,马路对面就是被推平的我们家. 父亲说,我在这呆了三十多年,终于要走了. 这是我年少时记住的为数不多的父亲所说的话.

          后来的几年,我生活的地方不断的变换着,时而某电影院的宿舍,时而某筒子楼的地下室,时而补习老师的家里. 直到考上大学那年去了上海.

          我是个归宿感并不强的人,因为曾经所有的记忆都无从找寻,即使我回到湖南的家里,也连一件曾经自己用过的东西都没有.一次次的搬家,大到自己用过的书桌,小到自己攒零用钱买的小人书,或是高中学画时画的素描,一切的一切都是空的.

          所以每次回家,对于父亲所居住的地方,是没有一点感觉的.

          月初的时候回了一趟湖南,在父亲那住了两天. 白天去了离住处不远的寺庙烧香,这是每回湖南都会做的事情. 然后回家吃饭,下午呆在院子里晒太阳.

          临走的前一晚, 去了洞庭湖边. 曾经那里只有一块大堤,堤下连着湖滩和水. 那是年少时我常去的地方, 有时候坐在大堤上, 听着湖水想着何时我才能离开这座城市.

          如今大堤已经拆掉, 湖边建起了仿古城墙和古街道, 因为要发展旅游业修了很多雕塑和庭院.

          唯一不变的是洞庭湖的水,浑浊,浩淼. 只是现在已无法再听到湖水拍打大堤的声音了.

  • 没那么简单

    2010-05-23

          我的工作是四处出差装橱窗,一轮刚走过下一轮就又开始.

          于是, 我就这样的奔走在中国的大地上.不停反复.

          一如在云端的主角,为了积累里程数而险些迷失自己. 其实自己的心在何方,只有自己知道. 只是所谓当局者迷,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很多时候我会为自己找很多回不了上海的借口,其实,如果自己真的想回,也只是一个决定那么简单.

          而每一个决定,每一个选择,都背负了你选择之后所要承受的东西.

          所谓理智,或许也就是人在成长之后所要审视自己的每个选择及其选择后所带来的结果吧.

          所以,如今的我们还可以如年少时不计结果而奋不顾身的去做一个简单的决定么?

         

  • 西贡

    2010-05-05

          离开深圳的时候,这个城市还下着雨. 转眼越南下机,便是炎炎热浪.

          4月的我连续飞了8个城市,累到精疲力竭直到飞行的最后一天才批下假来.

          其实我并不在乎有没去海边,也并不在乎在那一座城市.

          而是,和你们在一起就足够了.

          晚安,西贡. 晚安,深圳.

  •       收到来自凤凰的明信片.是自己写给自己的.背面是空白的留言,只有地址和邮戳.

          好友说.这是个不会再来的小镇.而我们,只是踏着他六年前的回忆来到此处.

          喜欢凤凰的清晨,沱江上的薄雾和起早洗衣的农妇.还有黄昏日落的慵懒,那些由橙变紫的天空.

          一个人的内心能装下多少秘密,一个人的内心又能承受多少秘密.

          而那些所谓的朋友就是能够在夜深人静,点一盏灯,喝一口酒,对着夜空彼此倾诉的人吧.

          在石板街的小邮局投下没有留言的明信片.我想,这也将是我不会再来的小镇.

  • 寂寞公路

    2010-02-07

          有的时候我想,如果我们不那么忧郁是不是会过得快乐一些. 但是我又觉得,如果我们不那么忧郁是不是写不出那些寂寞的字字句句.

          这是2010的一月,好友失恋,单身生活,夜店宿醉,午夜清醒.有的时候我也不明白生活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还是生活原本就是这样.

          家里还有四瓶跨年时留下的酒,一直未喝,找不到喝的理由.却又再次去了酒吧买醉.

          半夜的深圳下起大雨,我躺在床上重读莲花.时间划过三点,你们又在做什么.

          好友说不知自己是否已做好再次恋爱的准备.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寂寞的,很多时候只是希望身边有个人.哪怕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有个人便好.

          我们所要面对的,始终是自己内心的那份孤独.

         

  • 我的2009

    2010-01-03

          12月末回深圳的那一天,上海下起了小雪.

          期待上海下雪是我多年的梦想,即使现在的我已不在这个城市.

          整个12月我们都在狂欢,不停的喝酒,抽烟,流连夜场.为了过去一年的辛苦与忙碌,为了新一年的到来与期待.

          在09年年初的时候我写下"相信美好,相信改变".而这种"改变"化为"成长",成为我09年最大的主题.

          这一年的我狠忙碌,四处飞行,搏命工作. 这一年的我狠遗憾,两段感情,异地相隔. 这一年的我狠欣慰,四个朋友,相互支持.这一年的我狠淡定,学会接受,沉默,缅怀,隐忍.

          然后,09年就这么在我一次又一次的飞行中过去了.

          那天在浦东机场,和好友抽完最后一根烟.看着飘雪的天空,觉得内心温暖.

          谢谢2009年下雪的上海,让我看到希望,让我相信期待.

  • 怀念

    2009-11-09

          突然在这个城市的11月怀念起上海的冬天.其实每一个在上海呆过多年的人都不会太喜欢那里的冬天.没有暖气.很少阳光.终日潮湿阴冷.

          读大学那年蜗居在小小的寝室,房间朝北,夜晚睡觉的时候裹着被子听窗外呼呼的风声.在那样的夜里,吸进身体的每一口空气都是冰凉的.

          后来我开始逐渐喜欢起上海的冬天来,可能是因为够冷.冷到能让人无法忘怀.也可能是因为某些人某些事,让我觉得应该记得那样的冬天.

          前两天好友发彩信给我,说恒隆的圣诞树又开始搭了.去年的冬天我为了看他而特地回了趟上海.其实并不是这颗圣诞树有多特别,而是他一直是我对上海的一种怀念.我内心的一座地标.

          就如同多年前陕西南路的那家日子.我始终忘不了下雨天时,寒冷雨滴打在玻璃天顶发出来的沉闷响声.或是冬日有些许阳光照在二楼木头天台上发黄的梧桐落叶.

          一个人的内心有几座坐标.而一个人的内心又装得下多少人.记得多少事.

          曾经的我并不能完全明白怀念的意义何在.现在明白的也只是觉得怀念会让人记得那些该记住的.

          其实我们的内心真的装不下那么多人和事.时间会帮我们筛选.我们需要的只是平静的等待.

         

  • 夏至

    2009-06-23

  • 夜/上海

    2009-06-21

  • RED.

    2009-04-26

  • 上海小周末

    2009-04-20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四月,我再次回到了上海.下午茶,泰国菜和D2的酒精陪我度过了一个匆忙的小周末.

          依然是很久未这样的开心,长期的差旅生活让人变得麻木.

          只是那夜依然在人群拥挤的酒吧里忧伤起来,隔着众人与好友消息,其实,大家都是寂寞的.

          于是我又很丢脸的喝醉了,于是我又在计乘车里吐了很多,于是我又在回到酒店后四处打人电话.然后昏昏沉沉的睡去.

          我们一直在说好寂寞啊好寂寞啊,身边却依然充斥着来来往往的人.

          于是醉酒之后,拥抱之后,纵情之后,能够一起坐下来喝茶聊天散步旅行的又有几个.

  • Where are we meet?

    I was in Cheng Du,19-25 Mar.

  • 白夜.

    2009-03-02

          我时常穿梭于各个城市的夜晚.总是在凌晨的街道上抽烟,看着昏黄的路灯,享受天亮前的寒冷.

          然后常常在离开每一个城市的机场大巴上听音乐发呆,看窗外飞逝的景色,却记不住每个城市的模样.

          很多人觉得我很忧伤,我却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忧伤.就像那个女子多年前说过,写文字的人并不一定如他所写的文字.他仅仅只是想叙述而已.

         
          回到此城后,去花店买了大束的百合,去超市买了清水和水果,一个人在阴天的小房间里煮咖啡.抽烟.发呆...

          夜晚的时候,那些白色的花瓣悄无声息的撑开,整个房间都是清淡的白色味道.

          突然觉得生活很美好,很累,却很美好.

         

  • 江城

    2009-02-07

  • 故乡

    2009-02-01

          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离别。也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离别的时候会那么的感伤。

          曾经年少的我是多么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而现在,这里却是个很难再回来的地方。

          我想,也许以后都不会再回来这里了吧。

  • 祝福2009

    2008-12-31

          2008终于是要过去了.这一年来来往往去了很多地方,也明白了很多事情.

          祝福所有我爱的人.

          2009,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嗯,相信美好.相信改变

  • X'mas

    2008-12-24

  •       又是连续十二天的出差,四个城市五次飞行。总是在清晨被闹钟叫醒,然后匆匆赶上飞机赶往那些城市。

          午夜好友传来简讯,说加班完去便利店买了一杯八喜。而我那刻却是远在飘雪的东北,给店铺换新一季的圣诞橱窗。

          那天弄完所有东西已是凌晨五点,走出商场的时候外面还飘着雪。呵呵,其实我是多么的喜欢雪天,虽然我很怕冷。

          此刻的上海冷么?而今年的上海会再次飘雪么?那么恒隆的圣诞树又搭得怎样了?

          我想,我该回去看一下了。

  • Corner.

    2008-12-03

  • 立冬

    2008-11-24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BLOG,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关注其他人的BLOG。

          每个月初都会收到频繁的出差计划,每每将这些计划写到MSN的签名时,总会有人这样那样的问。

          无非是一些什么羡慕啊,什么可以到处玩啊之类的话。其实,真正出过商务旅行的人都知道,公司安排的时间不会有太多的空闲。

          于是,我就开始经常穿梭在这七八个城市里。机场,酒店,店铺,反反覆覆。

          我不能说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却能让我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

          很多时候,忙到凌晨三四点才收工。走在各个城市昏暗的街道,呼进呼出的都是寒冷的空气,恍恍惚惚就会想起那些年在上海喝酒的日子。

           只是时间过得真是快,一年似乎又要过去了。上篇日志似乎还在写夏天,转眼,冬天就到了。

  • New home,new start.

    2008-10-15

  • Good bye,macau

    2008-09-29

          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依然是一个人。如同当时离开上海,一个人走,一个人来。

          我还记得上次在此城送好友离开,车行过跨海大桥,天空蓝得那么透彻,干净。他们说,天空的蓝是一种疾病。

          我曾在08年的开篇写下“此城不是我的停留”,于是在经历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后,我选择了离开。

          至今我依然没有看过伊莎贝拉,但我看过这个城市的落魄,看过那些残旧街道后的历史。尽管,我并不喜欢这个城市的人们。

          走的那天,天空依然很蓝。没有告别,没有悲伤。

          嗯,挺好。

  • 逆光

    2008-09-08

          高中学画的时候,美术老师让我报服装,我记得当时我考了全国11所学校。后来专业课过了2所,一所是东华,一所是上师大。

          只是到最后,大学却还是读了平面。只因为迷恋纸质品及印刷,也因为当时服装并不是我最大的兴趣。

          没有想到毕业三年以后,我却没有从事平面工作,反而进了服装公司。这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以前不曾预料的。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可以称之为Fashion的人,却误打误撞的就这么开始在这个行业里工作起来。

          即使是现在,比起我上海的那帮媒体朋友来,我依然是蛮落伍的一个。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和Ugly Betty没有多大区别。

          只是仅仅有着一个想把事情做好的心和态度才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至于自己做的是什么行业,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倒真的没去考究。

          然后有一天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在这个行业走了很久,从不了解到熟悉,从试试看到决定在这个行业里走下去。

          现在渐渐明白,自己可能已经不是那个在运动品牌的自己了。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命运,但开始明确,自己要在这一行走下去。

          嗯,也许自己一直是逆着光在行走,却不知道其实光原来就在自己的后方。

         

  •  

  • 盛夏

    2008-08-23

  • 谁的城市

    2008-08-02

     

          他们常常对我说,想回就回来吧。可能他们比我更清楚,这个城市并不属于我。

          于是,我们依旧在那个夜晚喝着酒抽着烟聊着那些过往的情情事事。

          那夜的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我们的酒,喝了又买,买了又喝。

          然后在半醉半醒间,发现,似乎城市变得并不那么城市了。哪里都好,只要朋友在身边,席地而坐也会像回到家里一样。

          原来已经很久没有走过那条静匿的有着桔色路灯的街了。

          原来,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个城市这么开心过了。

  • 他城

    2008-07-25

  • 上海·上海

    2008-07-14

          华山路6楼破旧的小房子。

          午夜三点泰康路泛着微风的阳台。

          正午闷热的动物园摩天轮。

          我跟着你们迷失在这个熟悉的城市。

          这个城市却一度让我感觉温暖。